☆粟安★

而且没有人爱你

【米英】 信


设定:国设

一个心情产物,短打

       你以为伦敦的天总有一天会是晴朗的,但今天不是。

       他托着腮,一下午都靠在窗台看着外面的人淋着雨慢慢悠悠地走在十字路口。难得清静无事,也没有心思一个人去逛去了不知多少遍的海德公园,英/国更愿意以欣赏景色来结束这无聊的一个半天。

       不知何时已入夜,雨已停。皎白的月无奈勾起了他心中藏匿多日的情感。

       他把抽屉里面翻的叮当乱响,翻出来笔和信纸,旋开墨瓶,要把这一个月来的想念化作一个个字母,寄给大西洋彼岸的他。

       亲爱的阿尔弗,我在想念着你。

       睫毛轻颤,绿眸的年长国家停了笔。眼睛缓缓扫过这一行字,这一行字中的每一个单词。风从窗口吹进来,吹起了窗帘,柔和的风,夹带了些几小时前降雨的凉爽,还有篱笆院里种着的蔷薇的香。他想到了远方爱人吵闹时可爱的表情,会议上故作严肃的大国态度,和仅仅对他表露出的,过度温柔的微笑。

       温柔似海。

       眼睛突然的酸涩感让他不适地眨了眨眼,才发现自己已走神多时。羽毛笔尖端的墨早已干涸,于是慌忙又蘸了蘸墨。空旷的屋子里回荡着那积了灰的老钟整点的报时声, 十二点整。身在纽约的他是否已经入睡,亦或是还在忙于国事呢?

       他尝试向后挪了挪椅子,让自己的僵硬的身体放松。凳腿和地板摩擦的吱呀声与钟摆声奇妙地构成了相和谐的美妙乐曲。

       他提笔。

       国政繁忙,照顾好自己,注意休息。

       不知为何,突然心里有一种苦涩的感情涌了上来,那也许是远方的他体会不到的。以前一直跟在自己身后,小手拽着自己的衣袖甜甜地叫着自己名字的,那个弟弟,如今也成了走在自己前面的超级大国啊。英/国莫名感觉有种无形的手在抓挠这自己的心,让自己喘不上气。一直压着纸的左手有些酸麻,于是抬起手晃了几下,继而想揉开皱紧了的眉头。

       可悲的是那是一个系了死扣的心结。

       他本就想把自己关在一个封闭的屋子里,别人进不来,他也出不去,仅单独自己一人享受着苦楚。是的,享受。从多久前开始呢,太久远了,那是以世纪为节段的往事,冲击者他的内心,痛苦,亦是茫然。从他宣布要离开自己作为开始,几年的战争,每一个晚上都充斥着噩梦,最后以他的红袍沾染了雨地的泥土作为终结。

       他为何要爱上他。他挽留不住那湛蓝的闪着名为自由的光芒的眼睛,却反过来又被那蓝轻柔的拥入怀中。

       纸被泪水浸皱,字迹亦被模糊。他愣了愣,把信读了一遍又一遍,烦躁地把纸揉成一团,抛进了纸篓。

       信的确浪漫,但它漫长的过洋会让思念变的更加痛苦。

       凌晨五点,他拨通了电话。

       我想你了。笨蛋,你什么时候过来?

评论(2)

热度(10)